新聞報導‎ > ‎

家譜事工幫助我找回對父親的愛

張貼者:2014年5月27日 上午3:44何昇樹   [ 已更新 2014年5月27日 上午3:50 ]
張沛沛

        父親原籍江蘇省沛縣,是張家莊地主的三少爺,家中共有兄妹五人。民國38年,當時父親17歲,在杭州讀中學,因家鄉淪陷回不了家,與同學跟著部隊逃至金門,打過823砲戰,32歲媒妁之言娶了20歲的母親,兩個孤兒結成連理,生下我們四個兄弟姊妹,生活雖然清苦,但父母盡力讓我們吃的飽穿的暖。
        父親手巧,畫國畫,編中國結,廚藝也很好。母親原本不會煮菜,她的廚藝都是跟著父親學的。每年臘月父親會醃製許多美味的臘肉,臘肉炒蒜苗辣椒是我們家最最難忘最好吃的一道食物。聞著臘肉的香味就知道新年即將到來,一年一次穿新衣拿壓歲錢是我們四個小孩最盼望的事,每年吃完年夜飯我們必須輪流跟父母親跪拜磕頭說吉祥話拿紅包,緊接著看著父親點燃鞭炮,這是一年中最歡樂的日子 。
        父親還有一道美食:辣椒炒雞蛋小魚乾,非常辣也非常下飯,我常常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吃了三碗飯 ,父親無奈的看著我說:這麼辣就別吃了唄,我哭著說人家喜歡吃嘛!還記得父親有一回心血來潮做一道非常費工的炸肉丸子 ,我們四個小孩非常開心且好奇地在旁邊觀看等候,每炸好一個肉丸子就等不及往嘴裡送,父親一直叮嚀等會兒再吃,還燙著呢!肉丸子炸完我們也吃飽了,餐桌上媽媽辛苦煮的菜也吃不下了。
        小時候偶而聽母親說,父親常在我們睡著時思念著大陸的家人偷偷哭泣。17歲那年,父親聽從父母之命娶了第一個妻子,之後回杭州學校念書,戰爭前家人來信說妻子懷孕了,隔了40年才見到未曾謀面的大女兒,聽妹妹說大姐與父親長得極為相像。大陸淪陷後大媽再嫁,可惜他在父親返鄉前幾天過世,沒能見上最後一面。
        許多美好的事在我讀國中後漸漸消逝,自從母親生病無心理家,家中美好的光景已不復存在。跟父親相處的時間越來越少,與父親許多美好的記憶已漸漸淡忘,關於大陸家鄉的往事也知道的不多,一直不知該如何將這些片段的往事串聯起來。
        直至兩個星期前決定開始寫父親的故事時,我跟天父祈禱希望能有聖靈指引我想起父親更多的點點滴滴,沒想到一下筆思緒變得清晰,那些片段的往事很容易就連結起來,還想起父親為我們做的那些美食,過年的歡樂氣氛。
        當我突然想起父親在半夜想著大陸親人哭泣時,我才體會父親在台灣40年的思鄉之苦,我一邊寫,眼淚也不停的流下來,有好多年的時間,我一直不諒解父親沒有好好照顧原本幸福的家,他的心情、他的痛苦我一直到現在才了解,我非常後悔沒有在他活著的時候好好與他相處孝順他,許多的遺憾和許多未說的故事也隨之埋葬了。
        終於能夠明瞭天父要我們為祖先做家譜、做教儀的目的,這項事工幫助我找回對父親的愛,了解祖先的重要以及對祖先的愛。
        我見證當我們著手做祖先家譜,寫祖先故事,到聖殿完成他們的救恩所需要的教儀時,以來加的靈會幫助我們的心轉向祖先,將祖先的心轉向子孫,讓我們成為錫安山上的拯救者。

Comments